读《黔之驴》

时间:2012-03-16 02:00:47 | 作者:马洪江

黔无驴,有好事者船载以入。至则无可用,放之山下。虎见之,庞然大物也,以为神。蔽林间窥之,稍出近之,慭慭然,莫相知。

他日,驴一鸣,虎大骇远遁,以为且噬己也,甚恐。然往来视之,觉无异能者。益习其声,又近出前后,终不敢搏。稍近,益狎,荡倚冲冒,驴不胜怒,蹄之。虎因喜,计之曰:“技止此耳!”因跳踉大㘎,断其喉,尽其肉,乃去。

——柳宗元《黔之驴》

这是一则有趣的寓言,借无能的驴讽刺了那些无德无能、徒有其表的人。汉末的军阀袁绍正是一个很好的例子。

袁绍字本初,“有姿貌威容”,家族四世三公,门生故吏遍布天下。董卓乱时起兵,至曹操挟天子时已兼青、幽、冀、并四州,精兵十余万,战将上百员,诚乃当时天下第一军阀。然曹操以三分之一的兵力,败袁绍于官渡,进而占四州,霸北方,靠的是战前一针见血的看法、知己知彼的眼光——当袁绍攻许,“诸将以为不可敌”时,曹操说:“吾知绍之为人,志大而智小,色厉而胆薄,忌克而少威,兵多而分画不明,将骄而政令不一,土地虽广,粮食虽丰,适足以为吾奉也。”——袁绍有明显的性格缺陷:好谋无决,色厉胆薄,优柔寡断。这样的人,即使兵再多,将再骄,土地再广,粮食再丰,也成不了大气候,终会被我所灭。

外表强大的势力只能独霸一时,却不能威风一世。秦的灭亡也说明了这一真理。

想当年,秦王挥剑扫六合,以十年的时间统一六国,何其雄哉!可无比强大的秦帝国却在统一后的不久覆灭,这能不值得我们深思吗?说到底,还是因为苛刻的法律与残暴的统治压迫着老百姓,使他们不得不反。即秦帝国只做到了外表强大,各方面的制度都未完善,而统治者暴虐残忍,故本质虚弱,不堪一击。故秦只有十五年的寿命。

回过头来看《黔之驴》作者柳宗元的一生,又何曾不是饱经风霜,被那些“黔驴技穷”的政敌们打击不断?这篇寓言,道出了他的自信,道出了他的骨气,道出了他对世人的警戒——“希望世人在看了我的这篇寓言后,不做徒有其表的人,不惧怕敌人的外表强大,坚信:任何本质虚弱的势力,任何徒有其表的庸人,尽管他貌似有多么强大,但终究会湮灭在历史的年轮中,终究会在青天白日之下低头俯首!须知,内心的强大,才是真正的强大!”

这是道义的呐喊,这是真理的呼唤。

读《黔之驴》750字

黔无驴,有好事者船载以入。至则无可用,放之山下。虎见之,庞然大物也,以为神。蔽林间窥之,稍出近之,慭慭然,莫相知。他日,驴一鸣,虎大骇远遁,以为且噬己也,甚恐。然往来视之,觉无异能者。益习其声,又近出...
推荐度:
点击下载文档